【情暖博亞】保山博亞腎臟病醫院成功搶救“死亡標簽”患者

上個月,剛成立不久的保山博亞腎臟病醫院成功搶救了一位生命垂危的HCV血透患者,并順利為其實施了動靜脈內瘺人工成形術。



51歲的慢性腎臟病患者林先生(化名),患丙型病毒性肝炎(HCV)2年有余,此前一直在保山某醫院做腹膜透析小編科普:腹膜透析,是利用腹膜作為半滲透膜的特性,通過重力作用將透析液規律、定時經導管灌入患者的腹膜腔,通過腹腔透析液不斷更換,以達到清除體內代謝產物、毒性物質及糾正水、電解質平衡紊亂的目的)。


不久前,由于林先生腹膜透析治療效果差,需要轉為血液透析。然而林先生做腹透的醫院無丙肝患者血透專機,加上林先生當時的治療情況較差且存在心肺功能障礙,經該院醫生聯系后緊急轉入保山博亞血液凈化部。


HCV血透患者



研究表明,血液透析患者丙型肝炎病毒(HCV)感染率高于普通人群。同時,相較于普通的血液透析患者,合并HCV感染的患者全因死亡率明顯更高。


依據原衛生部2010年印發的《醫療機構血液透析室管理規范》,“陽性”患者(指患有病毒性肝炎等血液傳染病的透析患者)要在隔離環境下進行專機血液透析,隔離區域及血液透析機不能與患有其他傳染病的患者混用。


轉院至保山博亞之際,由于反復出現腹膜感染,林先生病情危重、稱得上“生命垂?!?,甚至在家屬眼中,他都難過這道“鬼門關”。


秉著“決不放棄每一位患者”的醫者精神,保山博亞立即展開了一場與死神爭分奪秒的“殊死搏斗”。


7月8日10點06分,林先生到達保山博亞血液凈化部,譚順杰主治醫師接診發現他呼吸急促、不能平臥、口唇發紺,立即予吸氧、心電監護監測生命體征,測微量血糖為6.3mmo/L。


10點08分,秦學祥院長查看患者,為患者更換為面罩吸氧,考慮患者并發急性左心衰竭、高血壓危象,立即開通靜脈通道,進行降壓治療。


10點13分,復測患者生命體征。


為患者進行心臟彩超查體后,10點26分,血液凈化部醫護人員立即為其開管引血,開始上機。


10點35分,復測患者生命體征,予急查電解質、心肌損傷三項,密切關注患者病情變化。


12點41分電解質結果顯示:K6.26mmol/L, TnI0.16ng/ml,患者病情相對平穩,予繼續觀察。


(林先生在保山博亞血透室接受觀察和治療)






林先生病情好轉后,秦學祥院長帶領醫護團隊為他開展了保山博亞的優勢項目——腹膜透析管“薅”除術,采取不開刀方法順利拔出腹透管。


腹膜透析患者出現導管失效或轉為血液透析時,都需要拔除腹透導管。傳統拔除方法需要局麻后開放傷口,充分游離后鈍性分離深淺CUFF。這種方法時間較長,創傷較大,皮膚傷口愈合較慢,且易殘留疤痕。保山博亞采用了學名“Pull technique”的新技術——腹膜透析管“薅”除術:在進行局部浸潤麻醉后,持續牽拉腹膜透析導管直至整條導管拔除,術中無需增加開放性傷口。


Pull technique技術



Pull technique技術于1997年由Shcroff等首先應用于CAPD病人腹透管拔出。


手術關鍵在于消毒、浸潤麻醉后,用力牽拉導管使CUFF與導管分離,牽拉力度以導管產生變形為準,確認導管與組織無黏連后緩慢拉出導管末端,導管拔出后需壓迫腹膜出口、內外Cuff至少20分鐘。這種方法創傷小,大大縮短了手術時間,減輕了患者痛苦,患者耐受良好。


本項技術在林先生的治療過程中順利實施,正是保山博亞秦學祥院長帶領團隊瞄準學科前沿,與時俱進,學習新進展、新技能,不斷推動腎內科向前發展的充分體現!


此后,為建立血透通路,林先生被保山博亞收治住院。7月19日,林先生在局麻下接受動靜脈內瘺人工成形術。手術在保山博亞腎臟病醫院嶄新的手術室中由保山博亞劉伯基主任主刀開展,全程手術順利,術后內瘺情況良好,成功建立長期血液透析血管通路。


7月20日,林先生病情平穩出院。


值得一提的是,林先生的手術為保山博亞腎臟病醫院正式開業后開展的首例手術!當天,保山博亞醫護團隊還為其余5位患者實施手術。


(醫生為林先生實施動靜脈內瘺人工成形術)


(林先生手術傷口恢復良好)


保山博亞腎臟病醫院為二級??颇I臟病醫院,是昆明博健醫療集團在保山全額投資建設的獨立醫院,其血液凈化部共設有20臺血液透析機。醫院設有腎內科、泌尿外科(門診及住院部)、醫學檢驗科、醫學影像科、藥械科等科室。


肩負“全家健康 博亞守護”的博亞使命,保山博亞腎臟病醫院將始終致力于為保山地區百姓帶去全方位、一站式、多學科、接軌國際的綜合醫療體驗!






免責聲明:

本文配圖源自網絡,若有借用,請聯系編輯刪除。

文章目的是提供一般的健康信息,不能代替個人醫學診斷和治療,個人的醫學問題請到院咨詢醫生。


上個月,剛成立不久的保山博亞腎臟病醫院成功搶救了一位生命垂危的HCV血透患者,并順利為其實施了動靜脈內瘺人工成形術。



51歲的慢性腎臟病患者林先生(化名),患丙型病毒性肝炎(HCV)2年有余,此前一直在保山某醫院做腹膜透析小編科普:腹膜透析,是利用腹膜作為半滲透膜的特性,通過重力作用將透析液規律、定時經導管灌入患者的腹膜腔,通過腹腔透析液不斷更換,以達到清除體內代謝產物、毒性物質及糾正水、電解質平衡紊亂的目的)。


不久前,由于林先生腹膜透析治療效果差,需要轉為血液透析。然而林先生做腹透的醫院無丙肝患者血透專機,加上林先生當時的治療情況較差且存在心肺功能障礙,經該院醫生聯系后緊急轉入保山博亞血液凈化部。


HCV血透患者



研究表明,血液透析患者丙型肝炎病毒(HCV)感染率高于普通人群。同時,相較于普通的血液透析患者,合并HCV感染的患者全因死亡率明顯更高。


依據原衛生部2010年印發的《醫療機構血液透析室管理規范》,“陽性”患者(指患有病毒性肝炎等血液傳染病的透析患者)要在隔離環境下進行專機血液透析,隔離區域及血液透析機不能與患有其他傳染病的患者混用。


轉院至保山博亞之際,由于反復出現腹膜感染,林先生病情危重、稱得上“生命垂?!?,甚至在家屬眼中,他都難過這道“鬼門關”。


秉著“決不放棄每一位患者”的醫者精神,保山博亞立即展開了一場與死神爭分奪秒的“殊死搏斗”。


7月8日10點06分,林先生到達保山博亞血液凈化部,譚順杰主治醫師接診發現他呼吸急促、不能平臥、口唇發紺,立即予吸氧、心電監護監測生命體征,測微量血糖為6.3mmo/L。


10點08分,秦學祥院長查看患者,為患者更換為面罩吸氧,考慮患者并發急性左心衰竭、高血壓危象,立即開通靜脈通道,進行降壓治療。


10點13分,復測患者生命體征。


為患者進行心臟彩超查體后,10點26分,血液凈化部醫護人員立即為其開管引血,開始上機。


10點35分,復測患者生命體征,予急查電解質、心肌損傷三項,密切關注患者病情變化。


12點41分電解質結果顯示:K6.26mmol/L, TnI0.16ng/ml,患者病情相對平穩,予繼續觀察。


(林先生在保山博亞血透室接受觀察和治療)






林先生病情好轉后,秦學祥院長帶領醫護團隊為他開展了保山博亞的優勢項目——腹膜透析管“薅”除術,采取不開刀方法順利拔出腹透管。


腹膜透析患者出現導管失效或轉為血液透析時,都需要拔除腹透導管。傳統拔除方法需要局麻后開放傷口,充分游離后鈍性分離深淺CUFF。這種方法時間較長,創傷較大,皮膚傷口愈合較慢,且易殘留疤痕。保山博亞采用了學名“Pull technique”的新技術——腹膜透析管“薅”除術:在進行局部浸潤麻醉后,持續牽拉腹膜透析導管直至整條導管拔除,術中無需增加開放性傷口。


Pull technique技術



Pull technique技術于1997年由Shcroff等首先應用于CAPD病人腹透管拔出。


手術關鍵在于消毒、浸潤麻醉后,用力牽拉導管使CUFF與導管分離,牽拉力度以導管產生變形為準,確認導管與組織無黏連后緩慢拉出導管末端,導管拔出后需壓迫腹膜出口、內外Cuff至少20分鐘。這種方法創傷小,大大縮短了手術時間,減輕了患者痛苦,患者耐受良好。


本項技術在林先生的治療過程中順利實施,正是保山博亞秦學祥院長帶領團隊瞄準學科前沿,與時俱進,學習新進展、新技能,不斷推動腎內科向前發展的充分體現!


此后,為建立血透通路,林先生被保山博亞收治住院。7月19日,林先生在局麻下接受動靜脈內瘺人工成形術。手術在保山博亞腎臟病醫院嶄新的手術室中由保山博亞劉伯基主任主刀開展,全程手術順利,術后內瘺情況良好,成功建立長期血液透析血管通路。


7月20日,林先生病情平穩出院。


值得一提的是,林先生的手術為保山博亞腎臟病醫院正式開業后開展的首例手術!當天,保山博亞醫護團隊還為其余5位患者實施手術。


(醫生為林先生實施動靜脈內瘺人工成形術)


(林先生手術傷口恢復良好)


保山博亞腎臟病醫院為二級??颇I臟病醫院,是昆明博健醫療集團在保山全額投資建設的獨立醫院,其血液凈化部共設有20臺血液透析機。醫院設有腎內科、泌尿外科(門診及住院部)、醫學檢驗科、醫學影像科、藥械科等科室。


肩負“全家健康 博亞守護”的博亞使命,保山博亞腎臟病醫院將始終致力于為保山地區百姓帶去全方位、一站式、多學科、接軌國際的綜合醫療體驗!






免責聲明:

本文配圖源自網絡,若有借用,請聯系編輯刪除。

文章目的是提供一般的健康信息,不能代替個人醫學診斷和治療,個人的醫學問題請到院咨詢醫生。


彩票快三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